天行健,君子以自强不息;
地势坤,君子以厚德载物!

怎样成为一个高贵的人?

文/周国平

我们这个时代很少提到高贵了,或者更糟糕,把高贵庸俗化、丑化,好像住豪宅、开名车就是“高贵”,房地产广告上充斥着“高贵”、“至尊”这类大词,完全是在亵渎。在历史上,高贵曾经是一种非常重要的精神价值,它指的是灵魂的尊严,精神上的高贵。古希腊、罗马时代就是如此,我从古希腊的哲学家身上深深体会到这一点,就像尼采所说的,古希腊的哲学家是一些具有帝王气派的精神隐士。

这方面有两个最著名的故事。一个是关于第欧根尼的,他是希腊化时代非常有名的一个哲学家,提倡过简朴的生活,他自己就露宿街头,住在一个木桶里,靠乞讨为生,完全是一个乞丐的模样。那时候统治欧亚大陆的是亚历山大大帝,他在历史上也是一个伟大人物,有一天,他在巡游时遇见第欧根尼,就告诉他说:我是大帝亚历山大。第欧根尼回答说:我是狗崽子第欧根尼。狗崽子是他的绰号。亚历山大顿时肃然起敬,问他:我能替你做些什么?他的回答是:你只能替我做一件事,就是请你走开,不要挡住我的阳光。亚历山大乖乖地走开了,边走边对侍从说:如果我不是亚历山大,那我就愿意做第欧根尼。

还有一个例子是关于阿基米德的。他所在的城市被罗马军队攻陷了,当时他已年老,正蹲在沙地上专心研究一个几何图形。罗马士兵看见了他,要抓他走,他不肯,还在研究那个图形,罗马士兵不耐烦了,一剑把他刺死了。当剑朝他刺来时,他只来得及说了一句话:不要踩坏我的圆!

从这两个例子中,我们可以领会什么是真正的高贵,那就是对精神生活的珍爱,一种灵魂上的骄傲。人的高贵在于灵魂,在灵魂的高贵面前,权势、武力、财富都显得如此渺小。

我们批判贵族,可是,在西方历史上,贵族对于高贵这种品质的传承贡献良多。贵族不仅是门第,而且要有和门第相称的高贵的教养和风度,世代传承,几乎化作本能。法国大革命杀了很多贵族,许多人在走上断头台时仍保持着高贵的风度。一个贵妇人临刑前不小心踩了刽子手的脚,立即向他道歉,然后就被这个刽子手绞死了。另一个贵妇人坐着等待行刑,人很多,坐得比较拥挤,她旁边一个老太太一直在哭,她就站起来,让老太太可以坐得舒服一点,老太太觉得自己失态了,立刻不哭了。这两个贵妇人临刑前所表现的从容与优雅是装不出来的,那是骨子里的高贵。

灵魂的尊严和高贵尤其体现在道德上。康德认为,人是由两个部分构成的。一方面,人是肉体的存在,属于现象界,服从自然法则,是不自由的。另一方面,人是精神的存在,属于本体界,不受自然法则支配,是自由的。他的意思是说,作为精神的存在,人能够按照道德法则生活,而道德法则和自然法则在某种意义上是相反的,自然法则决定了人仍然是动物,受本能支配,道德法则要人超越动物本能,真正作为人来生活,体现出人身上的精神性、神性。所以,康德说,人是自己行为的立法者,这是人的高贵之处。

在这个意义上,康德说,人是目的,在任何情况都不能把人当作手段。这里所说的“人”,是指作为精神性存在的人,这是人之为人的本质之所在,人因此而与其它动物有了根本的区别。不能把这个意义上的人当作满足物欲的手段,如果人为了满足物欲做不道德的事情,他实际上就是把自己当作手段而不是目的了。对他人也是这样,不能把他人当作满足自己物质欲望的手段,应该把每个人都看成是有尊严的精神性存在,互相作为灵魂和灵魂对待,自尊并且尊重他人。

我觉得,我们这个时代一个很大的问题是普遍缺乏尊严感,人们互相打交道时很少想到自己是一个灵魂,对方也是一个灵魂。解决所谓道德滑坡的问题,不能光靠爱国主义、集体主义这类意识形态性质的教育,真正的道德教育应该是针对灵魂的,如果大家都追求灵魂的高贵,都懂得做人的尊严,相互的关系必然是道德的。人与人之间应该普及尊严感,讲道理,守规则,从而良性竞争,这样的社会才会是美好的社会。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可转载:自由隨風's Blog » 怎样成为一个高贵的人?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